当前位置: 首页 >> 音乐

混沌战记 第七章 消息

2020-04-01 来源:天津娱乐网

混沌战记 第七章 消息

悬赏令的下面还附带着一张画像,相貌和撒塞斯从艾琳达记忆中看到的那家伙相差无几。

“理查德?斯奎特吗?”撒塞斯心中暗道了一声,略微点了点头,把这张悬赏令还给了那位办事员:“谢谢,麻烦你了。我就是在找这家伙。”

“这没什么,艾多利维先生,您还有别的事情需要我帮忙吗?”那位办事员笑着说道,“对了,艾多利维先生,据说理查德?斯奎特为首的那伙强盗已经被教会的教兵剿灭了,理查德?斯奎特似乎也已经伏法了,您恐怕是找不到他了。”

“教会是这么说的吗?嘛,也对,他们又不知道那家伙逃掉了,而且发生了那种事,自然也不会对外声张的吧。好了,我先告辞了。”撒塞斯笑着说道,说完便准备转身离开,但是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又转回身看向了那位办事员:“为了保险起见,麻烦你忘掉关于我的事情吧。”

“唉?”那位办事员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但是她这疑惑的神情在下一瞬间便凝固了,撒塞斯双目闪耀着紫黑色的光芒,等她再回过神来,撒塞斯已经离开了这个办事处,这位办事员又满脸疑惑地愣了一会儿:“咦?我刚才在做什么了来着?”

但是她无论怎么想也想不起刚才自己在做什么,于是只能作罢,不再去想了,坐回到了办事处的窗口前。

“也许只是发了一会儿呆吧。”这位办事员她这样想到。

离开了冒险家公会的办事处之后,撒塞斯到了另一家酒馆,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要了一杯酒。

酒馆往往是一座城市中消息最为通达的地方,如果撒塞斯预料的没错,教会已经派了人手到各地暗中调查,那么那些伪装起来的教会人员也应该优先选择在酒馆探听消息。

撒塞斯喝了一口酒,魔纹眼的真实视域让他轻松地监视着酒馆中的每一个人,酒馆中聚在一起喝酒的人都在谈天说地,撒塞斯观察了一会儿,一直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和自已一样一直在留心观察着别人。

“看来教会的人一时间还没有到这边来。”撒塞斯暗想到。

不知不觉间,撒塞斯杯中的酒已经被他喝掉了大半,因为并没有发现什么可以的人,撒塞斯决定把这杯酒喝光之后就暂且离开,找个地方住下,明天再过来看看,不过就在这时,有一个看起来三十岁上下的人朝着撒塞斯走了过来,坐到了他的身边。

“这位小兄弟我看你在一个人喝酒啊,正好我也是一个人,要不要一起喝一杯。”那人坐在撒塞斯身边只朝撒塞斯说道。

“哦?”撒塞斯看了他一眼,“好啊。”撒塞斯说完把杯子中剩下的酒喝光了。

那人见此朝侍者打了个手势,要了两杯酒,把其中的一杯递给了撒塞斯:“我请你。”

“是吗?”撒塞斯微微一笑,“那多谢了。”

说完,撒塞斯接过了这杯酒,微微抿了一口。

“看样子小兄弟你是个冒险家吧?”那人喝了一大口酒,朝撒塞斯问道。

“对,我是个冒险家。”撒塞斯点了点头,“你是做什么的?”

“我就是个跟着商队帮忙搬东西的苦力,还是你们做冒险家的好啊,可以随心所欲地四处游历,小兄弟你一定见识到过不少的奇闻轶事吧?”那人的表情无比的爽朗。

“奇闻轶事吗?确实见识过不少,比如飞翔于天际的巨龙啊、神秘的古代遗迹啊,哦,对了,不久前我还杀了一只吸血鬼呢。”撒塞斯看着他,眼神中藏着一丝不可察觉的玩味。

“什么?你杀过吸血鬼?在什么地方?”那人一惊,立刻来了兴趣。

“什么地方?塔兰城附近啊,你没听说过吗?”撒塞斯微微一笑,不过笑容中仿佛藏着一丝狡诈。

“塔兰城?你难道是塔兰城的那个……a级?”那人再度一惊,“不会吧,这么年轻!”

撒塞斯笑着从口袋里摸出了那枚淡蓝色的身份牌,在那人眼前晃了晃,然后开口说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可不是什么商队的苦力,你是教会的人吧?”

那人闻言表情微变,但马上又镇静了下来:“你说什么呢?我哪里会是教会的人。”

“得来全部费功夫啊,本来我还在找你们呢,没想到居然会有自己送上门来的。”撒塞斯的笑容露出了两份狰狞。

“……”那人正想大叫什么,但是身体却突然一动不能动了,只能用惊愕的表情盯着撒塞斯。

“还有一位同伙吗?是那个家伙吧。”撒塞斯把目光投向了正在和另外两个人搭话的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女子。

撒塞斯的双目中冒出了一丝紫黑色的光芒,随后那个女子微微一愣,向正在被搭话的两个人道了声歉,然后朝着撒塞斯这边走了过来,也坐在了撒塞斯身边,虽然身体被撒塞斯完全控制住了,但是眼神中还露着一丝难以掩盖的惊恐。

“你这家伙……到底是谁……”那个男人勉强挤出一句话。

“心智蛮坚韧的嘛,被我随手控制了身体的行动,还能挤出话来。”撒塞斯的没有说话,声音被直接送入了他的脑海,“不过你这种蝼蚁,不配聆听我的名字。”

随后撒塞斯摸出了一枚金币放在了桌子上,站起了身:“好了,我们走吧。”说完,撒塞斯便离开了酒馆

这一男一女两位教会的人也在撒塞斯的控制下紧跟着撒塞斯也离开了酒馆。

撒塞斯带着他们两个拐进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然后随手布置下了几个驱逐闲人和隔音的魔法,然后看了一眼这两个人充满了惊恐的眼神。

“放心,杀了你们可能会引起教会的怀疑的,我们的行动被神族发觉了就麻烦了。”撒塞斯看着他们两个,“所以我不会杀了你们两个的,只需要让你们什么都不记得就行了。”

“你是魔族……”那个男人强行挤出了一句话,声音有些颤抖。

“聪明。”撒塞斯点了点头,“来让我看看教会都知道些什么吧。”

随后撒塞斯双目中紫黑色的光芒大盛,撒塞斯开始仔细地查看起他们两个的记忆。

不过很快撒塞斯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失望之情:“什么嘛,那个教会也真够小心的,派出来的人居然什么都不知道,看来我得想办法潜入到教会里面去抓一个地位比较高的家伙来看看了。”

然后撒塞斯抹掉了这两个这段时间的记忆,又控制着他们走到了大街上,然后解除了控制,让他们清醒了过来。

他们两个已经完全记不起刚才发生了什么,隐约记得自己似乎是走在街上,准备找个酒馆打探消息的,于是他们两个互相看了看,点了点头,朝着最近的酒馆走了过去。

“接下来,去这个纳法特教国的国都看看吧,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个理查德?斯奎特也很有可能跑到那里去了,毕竟是教国的核心区域,为了逃避一位吸血鬼的追杀,教会势力最强的国都,远比偏远地区更合适吧,只是他同时还是一位被悬赏的强盗头目,为了躲避追杀一定会也会做一些伪装吧。”撒塞斯自言自语道,然后再确认了一眼已经消失在人群中的那两个教会的家伙,随后消失在了小巷中。

正如撒塞斯所猜想的那样,这位名叫理查德?斯奎特的前a级冒险家确实逃到了纳法特教国的国都,当日他拜一条小河和一片正在盛开的野生薰衣草所赐,摆脱了艾琳达的追踪。

在逃到了人类生存的村庄之后,理查德并没有逃出生天的实感,他总感觉那个看起来像是个无害的小女孩一样但实际上却无比可怕的吸血鬼还会再追上自己,想到自己部下们的死状,理查德还会感觉到一阵阵的恶心。

并不是他心理太过脆弱,他杀过的人并不少,早已经不是见到尸体就会感到不适的毛头小伙了,但是那个吸血鬼带给他的震撼太大了,他第一次深切地感觉到那种无法摆脱的恐惧,第一次意识到他区区一个人类与一个怪物之间的差距,第一次对什么事情感到绝望。

“自己真的能活下去吗?”理查德无数次地自问,他觉得自己根本没有从那个吸血鬼的追踪中逃脱掉,他觉得自己还在被她戏耍,她仿佛一直都在他的身后露出狰狞的笑容盯着他,在她失去兴趣的时候就会把他杀掉。

但是人类对于“活下去”的**,远比任何其他**都来得更强烈,“不想死,不想那么悲惨的死去。”这样的念头支撑着理查德疲惫的神经。

他要继续逃下去,为此想到了两个方案:逃出纳法特教国到其他国家去、逃到纳法特教国的国都――那个拥有无数圣职者的地方。

最终理查德选择了前往教国的国都,毕竟他是要从一个吸血鬼的追杀下生存下来,拥有无数的圣职者,被神明所庇护的地方,无疑是最好的藏身地,他不相信会有恶魔追着他来到那种神圣之地。

梅州治疗癫痫病费用运城妇科医院地址舒尔佳的效果怎么样

廊坊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佝偻病要怎么治疗
白带多粘稠怎么办
友情链接
天津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