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音乐

br大莲生得面如满月

2020-04-01 来源:天津娱乐网

大莲生得面如满月,眉毛弯弯,身材高挑丰满,就像一朵盛开的白莲花,真的名如其人。

长得好自然就有了资本,一般小伙都难上大莲的法眼,直到遇见了当兵的张凤祥。

张凤祥和大莲邻村,个子高,浓眉大眼,膀阔腰圆,在农村小伙中绝对算是个人物,当时正在解放军某部服役。

那次邂逅是在一个农村春会上。这种春会,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是个特别的日子。会上,大人们忙着购买农具、种子等一些春播必需的物品,孩子们则两眼紧盯着各色各样的小吃,至于情窦初开的年轻人,却密切关注着会上的俊男靓女,凤祥和大莲又何尝不是如此。

哇!身段好美啊!大莲一进入凤祥的视线,便硬生生把他给迷住了。那挺拔的胸,翘翘的臀,上上下下被他看了个遍,边看还不断地咽口水。

看什么看?大莲发现了相貌英俊的凤祥,故作恼怒,一颗春心却在热烈地荡漾着。她的一双丹凤眼也在不断地瞄着凤祥,闪着火辣辣的光。

你不看我咋知道我看你?凤祥嬉皮笑脸,眼睛一直盯着大莲的那双饱满。油嘴滑舌!大莲撅起性感的大嘴,狠狠擂了凤祥一拳。

眼看着回部队的日子就要到了,凤祥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大莲的倩影老是出现在他的梦里,令他茶饭不思。大莲呢?也终日想着凤祥,有一次,都梦见和他鸳鸯双宿了。

父母看凤祥掉了魂儿,反复打听才知道了原委,于是便遣了张媒婆前去提亲。

一切都水到渠成,两家互换了信物,就等择日成亲了。

我明日就回部队了,等我啊。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凤祥约了大莲,来到了村南的小河旁。祥哥,我可是等不急,今晚就给了你!大莲说着便脱去了上衣。朦胧月色下,一对浑圆的乳在凤祥面前晃动,他再也难以自已,像一个小老虎扑倒在那团白色的肉体上。

凤祥在部队呆了三年,大莲去了部队六次,两个孩子先后出世。每每看到别人家成双入对,大莲心里很不是滋味。多少个寂寞的夜里,她都幻想有一个男人睡在身边,给她无限的温柔。

祥哥,回来吧,我可受不了这活寡!信中,大莲不止一次这样说。

一个火热的夏季,凤祥终于受不了大莲反复催促,向部队申请复员回家。我还准备提拔你呢!没想到你执意要回去。临来的那天晚上,连长拍着他的肩膀,无限惋惜。

凤祥回村后,被村支书委任为民兵连长。当时公社正在修水坝,于是他被安排去了工地,担任好几个村的监工。

工地上,红旗招展,热火朝天。人们肩扛车推,争先恐后。然而,这种热情时间不长便悄悄降温,筑坝的速度渐渐慢下来。眼看着上级规定的竣工期限马上就到,张凤祥监工的那片工地,几天来几乎没变样,这令他心急如焚。

千万不能让你们几个村扯了整个公社的后腿!公社姚书记对张凤祥下了死命令。张凤祥回到村里,问放牛的刘五要了条皮鞭,看到谁慢下来,上去就是几鞭子。

有一次,二狗实在挑不动了,便坐在地上休息。好你个驴日的二狗,就知道偷懒!凤祥抡起皮鞭,狠狠地抽在二狗裸露的脊背上。老子每天就喝点菜汤,哪有力气干这么重的活?二狗被抽的暴跳,不禁破口大骂。

狗日的张凤祥,天天不干活,吃的比我们好!凭什么?黑夜低矮的工棚里,二狗摸着身上一道道的鞭痕,低声骂道。凭什么?就凭人家根正苗红,还是书记的大红人呗。三强瓮声瓮气地说道。你们知道书记为什么那么器重张凤祥吗?一直闷不作声的王福突然问道。还不是张凤祥在部队的时候,大莲的那二亩肥田经常被支书耕种吗?是啊,看大莲那个浪样,一年才去部队探一次亲,能受得了吗?还不是支书多多帮忙?人们七嘴八舌,开心地笑起来。真想弄死那个狗日的老王八头!二狗牙咬得嘎嘣嘣响。

都少说两句吧,明天还得干活呢!小心张凤祥打你们个半死,再给你们戴上四类分子帽子。小队长张富贵低声喝止。

大坝竣工时,张凤祥分管的那几个村子,几乎没有人幸免他的皮鞭,人们都在背地里咒骂他不得好死!

也许是天怒人怨,大坝竣工的第二年,张凤祥果然患了一场大病,从公社医院转到县医院的时候,被确诊为肝硬化腹水。

趁我还能动,我要去赶个集,顺便再去看看那个大坝。刚从医院回家,张凤祥就作出了这样一个决定。也许修大坝的那段时光他觉得特别风光,因此对大坝万分留恋。

深秋的树叶已变得金黄,风吹在身上凉凉的;然而,大病初愈的张凤祥却走了一身汗。要是前几年,这个点早到集场子了,可现在,张凤祥擦了擦脸上的汗,轻轻叹了一口气。

忽然,一行三四人说笑着从他身边经过。那不是东村的李二狗吗?还有西村的王福。张凤祥刚想和他们打个招呼,却见他们正眼都不瞧他一下。

二狗,听说张家庄那个张凤祥得病住院了,现在不知啥样了?只听王福高声问道。你说那个驴日的张凤祥啊?听说早死在医院里了!二狗狠狠地说。那个孬种,早就该死了!其他几个人也异口同声。

张凤祥听到这里,脸色顿时变得蜡黄,他只觉得肝部一阵剧痛,接着便蹲在路边。

集没赶成,更别说看什么大坝,张凤祥又住进了医院。眼见得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身上却瘦得皮包骨,眼睛也渐渐转不动了。快过年的时候,张凤祥果真死在医院里。

大莲哭的死去活来,要不是那三个孩子,她真想随张凤祥去了。

妹子,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总还要活下去。今后有什么困难,我会尽力地帮助你。望着悲痛欲绝的大莲,村支书的心也在流泪。过年的时候,他悄悄地为大莲一家送来了年货,规格比慰问现任军属还要高得多。

打那以后,不光村支书,张凤祥的几个把兄弟也频繁往大莲家里跑,给了她无微不至的关怀。也许是大莲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这几个家伙先后都钻进了大莲的被窝,在床上关心起来。

常言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渐渐地,全村都知道了大莲的风流韵事。

骚货!真像发情的母狗,引得这么多公狗围着转!不要脸!大莲每次走到街上,总会被别人戳脊梁骨,吐唾沫。尤其是村支书夫人和那几个把兄弟的老婆,都想把大莲撕个稀巴烂。

张凤祥死了一年多,大莲又生了一个儿子,对外宣称遗腹子。

我呸!还遗腹子。她以为她儿子哪吒再世呢?骚货,不得好死!明明是那几只公狗的杂种,还睁眼说瞎话!不要脸!一时间,村里议论纷纷,尤其是那几个把兄弟老婆,更觉得像吃了只苍蝇,感觉特别的恶心。当她们纷纷向丈夫发难时,换来的却是鼻青脸肿,头破血流。

叫你们嘴贱,活该!大莲搂着宝贝儿子,露出轻蔑的微笑。你们想让几个男人围着你转,还没那个本事呢!她忽然觉得自己特别高大。支书的老婆病殃殃的,用不几年,说不定我还会成为一个官娘子呢!想想未来,大莲信心百倍。

生产队里的活,大莲从来不用去干,就连半亩自留地,几只毛驴,也有人给她伺弄得妥妥帖帖,一时间,大莲成了全村最享福的人。

也许是长期养尊处优,减缓了大莲衰老的速度,她依旧白白胖胖,像一朵盛开的白莲。

夏日的一个夜晚,村支书又来到大莲家。支书烧火,大莲烙起了煎饼。由于天气炎热,二人一件件地脱衣服,最后竟脱了个精光,演绎了一场夏夜的浪漫。

烙完煎饼,已接近半夜,二人便打水洗了个鸳鸯浴,那缠绵,比当年唐明皇杨玉环华清池戏水,一点都不逊色。

蛇!忽然,大莲失声大喊。支书循声望去,果然看见一碗口粗白蛇盘在院墙上,向他们吐着信子。

该死!支书猛地跃起,找了根木棍,向院墙冲去。那蛇见状,赶紧溜了。

好了,蛇被我打跑了!支书兴冲冲回来,却发现大莲早已不省人事,一堆白肉蜷曲在大盆里,发出惨白的光。

莲,醒醒!无论支书怎么呼唤,大莲也没有醒来。

大莲死了,和来到世上一样,赤条条的,一丝不挂。

早就该死了!养汉头!老天有眼啊!村里骂声一片,女人们跪下给老天磕起了响头。

几个半大孩子,买了些鞭炮,噼噼啪啪放了好大一阵子。

共 29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大莲,一位身材高挑健壮又能干、相貌俊美的农家女子,按说应该有一个很好的归宿。年轻时在一次赶集时,巧遇邻村正在当兵的张凤祥,真是惺惺相惜,两位相貌出众的青年男女一见倾心,终于在张凤祥归队前定了亲,迫不及待的大莲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心上人。以后,因为大莲耐不住寂寞不住地催促,本来就是提拔的张凤祥主动提出退伍回乡,因为种种原因担任了大队民兵连长。谁知张凤祥当官后,狗仗人势,虐待同乡人,人们对他十分鄙视。不幸的是张凤祥身患重病,不久一命呜呼。寡居的大莲不顾廉耻和脸面,居然比原来更加滋润,包括支书在内的数位围着她转的男子,帮她做了家里家外一切的事情。最后和支书在一起寻欢作乐时,意外地死于非命,留给人们深深的鄙视和叹息。【编辑:平淡如水】

1 楼 文友: 2018-08-2 1 :42:09 本来可以凭着自己的勤劳过上好日子的大莲,却不顾廉耻不顾脸面,最后不明不白地死去,令人鄙视又唏嘘不已。 不与他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2 楼 文友: 2018-08-27 2 :16:02 缺少新意,只是因果报应的老套路。

回复2 楼 文友: 2018-08-28 14:57:20 谢谢指点,自我感觉也没啥新意,只是记述了邻居的真实故事

 楼 文友: 2018-09-01 06:18:42 大莲的转变,并非个例,生活中类似这样的例子很多。深挖一下,定有别样的风景!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小孩鼻子流鼻血怎么办防城港牛皮癣医院哪家好湖北白癜风医院咋样

潍坊治疗睾丸炎医院
国产什么药治疗咳嗽有痰好
儿童如何健脾胃
友情链接
天津娱乐网